穷,并快乐着的缅甸人

 

 

■ 10月1日

 

意外的美,这种美很原始,很轻松,缅甸人善良而诚实,尽管他们还很穷,但对于不是他们的东西,不乱拿。

 

观看寺庙,需要脱鞋,穿的拖鞋是五星酒店的,很新,怎么也能值点钱,这对于这些一天的劳作就只有10来元人民币的人来说,应该有利可图。

 

我放在公共的鞋架上,去吃饭就忘了拿。几个小时,原以为就应该被人顺手牵羊了,抱着试试的心态回去取,它静静地在哪儿,连动动都没有!

 

蒲甘,缅甸很有历史的一个地区。从11世纪开始修建的一个个佛塔遍布各地,据说全部有2万多个,有名的就有2千多个。从公元11世纪这里的皇帝修了第一座佛塔起,但凡这里的帝王将相,都会修塔留名。为什么修佛塔?有一个传说是这样的:

 

当时这里是一片热带沙漠,干燥而炎热。皇帝(国王?)决定修佛塔求老天赐荫。佛塔修好了,皇帝又要来一颗酸枣树籽,说要是酸枣树荫可以挡住佛塔尖投下的影子,祈求上天就给这片土地带来福荫。果然如愿,所以才有了蒲甘这片美丽的地方。

 

传说真假无法辨知,也不重要。但从此蒲甘每一个皇帝都会修佛塔为当地百姓祈福。后来,凡当地权势名人都修塔留名,大大小小的佛塔就成了蒲甘的一大风景。

 

一路掠过的街景表明,缅甸大多数人很穷。但这片土地上最好的风景处都留给了游人。

 

由于缅甸以前是英国殖民地,所有的高档度假酒店都是按照欧美人的方式修建的,舒适而奢侈。酒店和平民居所的反差很刺眼,让人印象深刻地感受不同阶级的天壤之别。

 

夕阳下的蒲甘很美,可惜没带摄影设备,手机拍不下夕辉下的万塔之美,遗憾。

 

■ 10月2日

 

本来说看日出,可谁都不愿早起,嫌累。于是,有人提议,就有人附和,于是日出的蒲甘之美就和我们此行无缘。

 

早上9点半的航班飞茵莱湖,起飞时已经是11点过,四妞说,这很正常。原以为飞机会很挤,不料差点就成了我们一行10人的专机。除了两三个老外,满座48人的飞机就我们10人。登机牌上没标座位,你爱坐哪儿坐哪儿。

 

茵莱湖,位于缅甸掸邦。四妞说她是选的当地最好的酒店,酒店名很美,叫“原始的莲花”,后来我们才明白,因为酒店修建在野生莲花湖上。

 

 

■ 10月3日

 

闹钟设在6:40叫早,不想6点过一点就醒了。

 

酒店房间是按照船型样儿设计的,船头处摆上茶几靠背椅,当做茶歇阳台。撩开窗帘远眺,见远处有一妇女划一叶小舟在采摘什么。问四妞。被告知她在采摘野生莲花。怦然心动,请四妞叫那妇人划到我们这边的水域来,我想买莲花。

 

叫了,好像没有应声,正待转身回房间梳洗,听得四妞喊,姐,她要划过来了。惊喜回眸,远处一片树叶般的小船向我们划来……

 

采莲大嫂年龄应该不大,但满脸的风霜,写出她生活的艰辛;开心笑着的样儿又告诉我,她对自己的生活没啥不满意的。

 

好鲜美的莲花,红艳得醉人!问,多少钱,答1500(相当于人民币10元)一大捧!递钱,从船头弯腰拿花。缅大嫂接过钱数着,心理顿生罪恶感---我们是不是在剥削一个穷弱者?于是赶紧回房拿了2美元送给她,稍有错愕后,她接过美元,咧嘴一笑,竟是满满的满足!

 

那满足刺得我心隐隐作痛——为什么不给她5美元?

 

见她要走,想让她有更多一点收入,就叫四妞请她帮忙打几条鱼来,我们给钱。不料她头也不回地说:不了,我不杀生…….

 

信仰真是世界上最坚不可摧的东西!

 

缅甸是个信佛教的国家,佛教重视人类心灵和道德的进步和觉悟。佛教信徒修习佛教的目的是为了看透生命和宇宙的真相,最终超越生死和痛苦、断尽一切烦恼,得到终究的解脱。

 

四妞说缅甸的一般百姓都认命而满足,他们内心安静而平和,显然贫穷的笑颜里,总能读出他们的幸福感。

 

■ 10月4日

 

清晨起床,掀帘远望,期盼昨天那大嫂再来卖花。但她没有来,虽然昨天她尝到了甜头……

 

早餐时,一场大雨差点打消了我们向茵莱湖行进的念头。好在,阵雨过后天大晴,昨晚预约的两只机动小船早已等候在酒店小码头。本不抱多大希望能见美景地上了船,但当马达轰鸣,小船驶入茵莱湖深处,才发现这里原始的美让人忍不住大喊大叫起来!

 

机动小船向前疾驶,浪花掀起处,不时会遭遇劳作中的小船。急驶而去的是负重送货的,慢慢摇晃在远处的是打鱼的。渔翁单脚划浆,腾出双手撒网捕鱼,那潇洒身姿看得我们双眼发直!

 

茵莱湖其实就是水上人家,房屋“长”在水面,安扎在水面的大大小小,豪华简陋的商铺,将这片水域组合成一个水上商业区。这样的情景让人暇想:几百年前的威利斯商城,是不是就长这样儿?

 

小船划进第一家“商店”,迎接我们的是传说中脖子上戴了大半尺高的铜脖套的妇女。

 

原以为这样的对女人的迫害是早已远走的过去,不想还可眼见她站在你面前笑!

 

和两个年龄大的“长脖”妇女合影留念后,觉得还是应该照顾一下人家的生意。进得内屋看商品,居然还有两个“高脖”姑娘!好在由于她们年纪尚轻,脖套还不太高(铜脖套是随年龄加圈的),以至于没有让她们像门外的长者那样,努力伸长了脖子才能动弹!商场进口处的商品桌上赫然摆着几付那样的铜脖套,拿起来掂掂,很重且冷硬。

 

她们是怎样戴上去的?

到底是什么样的心理,才使得这里的男人以此为美?

才使得这里的女人要用这样冷硬的东西去温暖男人的心?

 

小船是这里人们的交通工具,出门劳作购物串门子,都驾小船。水面上的人家,有竹楼有土墙筑的楼,谁家穷谁家富,外观就一览无余。最稀奇的是他们还在水面放上泥土种菜(怎么放上去泥土不会沉到水底?没闹明白),浮动的泥土上种有番茄黄瓜茄子等作物,这些蔬菜个头很小,但很好吃,鲜并带着酸甜。

 

购物,依然是我所爱。尤其是在这种买什么东西都原始又便宜的地方。我们买了银首饰,买了用莲藕径丝混合蚕丝做的围巾,还眼见他们怎么将藕丝弄出来,做成可以纺织的丝线。

 

小船悠悠在茵莱湖晃荡。迎面碰到一打渔小船,年轻的渔翁刚收网,小船里蹦跳着出网的鱼。叫四妞喊住渔翁,要买鱼。那渔翁立马满脸是笑地将小船靠拢我们。我们就要了10条鱼(一条大约8两到1市斤重),问多少钱,一万缅币,(相当于60元人民币)。我们叫着喊着“太便宜了”,那渔翁笑呵呵地挥挥手,单脚划桨,离我们而去……

 

■ 10月5日

 

一阵突突突的机动船声由远而近,将我从半梦中惊醒。什么情况?掀帘望远,一排排小船在不远处的水面停住,赶场?赶庙会?把四妞喊出,她也不太闹得懂,远看人头攒动的样儿,八成是赶集。立马兴奋起来。

 

赶紧梳洗出门赶场,什么都新鲜。农作物很细小,显然生态。还活泼泼地挣扎着的多种鱼类,买起来便宜得让人不忍讨价还价。赶场的缅人个个脸含笑容。

 

什么都便宜,什么都新鲜,还有些是从未见过的菜蔬。见一农妇将一口袋泥放在吃的豆类什么的放在一起卖,一问吓一跳,那泥是发酵后用来人吃的,说是有种病就得吃它。

 

场边还有一长条街面摆满鲜花,野生的家养的都有。菊花,玫瑰,还有些不知名的花,买卖甚是闹热。

 

赏花,该是生活无忧的“资产阶级”的喜好吧?看这些买花人衣衫简朴,买走的一把一束,决然不是拿去做生意的样儿,他们内心的安静和对生活的心满意足,由此也可见一斑!

 

■ 10月6日

 

明天我们就要回了。不时有朋友圈传来国庆节国内旅游地拥挤的笑话,暗自庆幸自己没往人多的地方劳命伤财。在赞叹缅甸人的醇朴和良善的同时,隐忧悄然而至:缅甸迄今才开放旅游3年。以前大多是欧美的人来这里度假,东南亚有种说法是,而今要是不做中国人的旅游生意,就不要想国富民强。而国人的那些事儿很难说不冲撞淳朴善良,安心于命的缅甸人的价值观。

 

我不知道,当国人带着市场经济的喧嚣,大量涌进缅甸,这里的人还会这么淳朴安命?茵莱湖原始的莲花还会这样繁衍盛开?

 

几天的游历,发现普遍的缅甸人穷但不失快乐。

 

有人说,幸福就是每个人对自己生活的满足。这话用在这里真的很贴。富裕,的确能给人带来幸福,但当你不满足自己当下的富裕比人家差,并决定为此努力去争夺时,内心,还会平静吗?而不再平静的内心,还会幸福吗?

 

我不知道,你知不知道?

 


返回